Elapse

国家级退堂鼓一级表演者

我笑死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些南汇人要自命不凡觉得南汇比市区好多了,讲难听点您就是个小农,过自己自得其乐的日子,还不愿意踏出自己的舒适圈
新上海人老早不歧视外地人了,但有些人依旧歧视南汇人麻烦您们自己想想为什么好伐?不是说讨厌哪个地区,只是单纯讨厌某些唯利是图,见钱眼开,毫无素质道德的井底之蛙,这种人到哪里都不会受欢迎的
还有就是求求某些人不要再觉得南汇话好听死了南汇话才是上海话了好伐……先不说一口一个嘎,你说宝山话是上海话我承认的,说你们是上海原住民,科科,你知道千百年前是没有南汇这个地方的伐?您活在哪里?梦里???
标红:有些南汇人

深夜危险发言ಠ^ಠ

深夜突然又观All警有感啊…
其实为什么吃All警呢,主要是因为Prowl每天日理万机又坐办公室一天到晚脑子转得飞起,再加上甜甜圈的设定X,想想就是普通上班族无功无过毫无身材可言
反观配对Prowl的左位呢,要么是民工和包工头【等等,要么是煤矿先进员工,最次也是战斗单位了,你让一个上班族把肌肉大汉摁在桌上……强人所男233

All通之类的也同理可得嘛,像这种运筹帷幄的人,一般都是Butt粘在椅子上的啊,哪有什么好身材,比起那些有在干体力活或是战斗单位的话,站在旁边估计都能小一圈

首页全是底特律
让不想了解又第一印象不吃康纳受的我真实昏厥

#飙板#Retro Elegant

*复健文,慎
*短篇,很日常
*是我,OOC大王,Wink
正文開始
当狂飙将挡板小小的机体拥入怀中两人双双倒向充电床时,正值午时。星际里是永恒的黑夜托着繁星点点,但狂飙依旧习惯于在内置钟表的数字跳到12时拥着他的小个子情人小憩半晌,这简直恍若天堂,他想着,将喋喋不休着向他讲述背离记趣事的挡板朝他的怀中摁紧了些
“狂飙……"挡板开始扭动机体,看大个子没什么反应,于是将嗓门提高八度并用力挣扎了起来,“狂飙!我要被你压死了!”
狂飙松了些力气,胡乱应和着,他有些困倦了,但看起来他的火伴不这么认为,挡板在低头检查了下自己的胸甲后立即继续了上一个故事,似乎是关于背离和另一个机调情的故事。对背离来说,丝毫不新鲜,狂飙这样想着,在下线的边缘不时点头或发出嗯声以让挡板知道他还在听——纵使他并没有
“狂飙,狂飙!”挡板当然听出了对方的敷衍,有些气鼓鼓,他伸出自己短短的小手用力不小地敲了敲对方的头雕,但大个子似乎已经进入充电状态,挡板也只好作罢。唉,他到底叹了口气,凑上前吻了吻对方的面甲便翻身依偎在了狂飙怀里,他能听见对方机体运作的细微响声,甚至每一次机油泵上油管的感觉,他听得清清楚楚,届时一股莫名的骄傲从他的芯底升腾起来——这可是狂飙,可能是全宇宙最不近人情的固执狂,但他就躺在自己身旁——不止一夜的那种
想到这里,挡板不仅有些兴奋了起来,他伸手抚摩起那些或是细碎或是长长一道的伤疤,他固然没有经历过战场的激烈,但从这些疤痕来说,仅是体验已经够了。他曾经建议狂飙将这些疤痕修补,但对方拒绝了,当时的他们坐在一片漆黑天空的漫天星辰下,很浪漫,但星光衬得狂飙的侧脸更加线条凌厉,沉默在二人间蔓延了许久,直到狂飙开始细碎地触碰他的疤痕
“我不会修补他们”挡板听得一清二楚
“这是荣誉,更是警钟”
接下来便是席卷而来的吻,也许冗长而无趣,但双方依旧恍若最后一次般用尽全力地亲吻着,挡板捧着狂飙的头雕,缓缓合上了光学镜
他们的每一次亲吻都是这样的,挡板回忆着,翻了个身,如同世界末日般地用尽全力,他不知道狂飙体验如何,但起码在双方嘴唇分离时,他有一种无法抑制的腿软感,那种无上的兴奋与脱力,是什么也无法代替的
除了拆卸,挡板小脸通红,他不可抑制地想起那些一个个欲壑难填的夜晚,还没等他回忆更多,狂飙已将他重新圈进了怀里,“我知道你又在胡思乱想了”他说着,在挡板的下颚印上一吻,“看看你的面甲,高热着通红”
“没……我只是在……"挡板害羞地拘缩了一下,狂飙在他背后饮笑,“我听见你的风扇散热有一会了,不会是在回忆……" “我没有啦!”挡板挥舞着他的小手试图将这个巨型麻烦推远一点,但事与愿违,反而被对方拥得更紧了些
“你可以告诉我”狂飙笑着,“知道吗,你现在真是……活生生地解释了Retro Elegant”
“这又是哪一个过时的段子”挡板嘟哝着,但又有些抑制不住地想微笑,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用这个词形容他呢
“我爱你”声声掩抑中不知是谁轻声说道,如同梦呓般,转眼又被压回欲海无边中
Retro Elegant……狂飙笑了,俯身去轻咬对方的侧颈,而在黑暗里,挡板也伸手环上了狂飙宽厚的背部

Hello我E汉三又回来了!!!!
第一篇估计是飙板了,毕竟最近一大口糖…
逐渐恢复更新!恢复更新啦!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里EP也快要是高考的人啦!给EP一个上211和985的机会吧!
所以从今起会失踪,到高考结束一定会回来哦!大家一起加油吧!

#豹玫瑰#Friends

#FRIENDS#豹玫瑰
“好的,我会尽快通知他”在挂断今天上午的第十四通电话后,罗斯狠狠发誓一定要找时间休一个长假——上帝啊!这才上午9点!14通!CIA迟早因为电话费破产
话虽这么说,在长吁一口气后罗斯探员还是重新投入了工作,他决定先对快要溢满出来但看上去仍在不停增加的消息角落弹窗置之不理,Okay…邮件,让我们先看看邮件…他点开了邮箱,并在第一时间迅速在海量新邮件里找到了特查拉的名字,虽然说,该死,他并不是意在查看情人的问候,在这个繁忙的周一早晨,但他还是没有一丝迟疑地点开了它
“早上好,My Rossy,”又是这个恶俗的称呼,罗斯翻了个白眼,抿嘴笑着继续看了下去
“希望你是在占用上班时间查看这封早安信,因为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想你应该听到我的敲门声了”
莫名其妙…罗斯用手摩挲着下巴,当他正准备好好揣摩他的国王陛下是不是在玩文字游戏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请进!”罗斯清了清嗓子,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地,门口站着他瓦坎达的恋人
“早上好,罗斯探员”瓦坎达国王带着些许官方的笑容缓步走了进来,向他伸出了右手,身后跟着高层的探员长,罗斯急忙起身,依旧客客气气地堆出了满面官方笑意,伸出手与国王握了握
“早上好,陛下,早上好,Sir”他挺起腰板清了清嗓子,顺便瞄了一眼高出自己一个头的恋人,在确认对方也在时不时偷看自己后,罗斯感受到了一种特有的神清气爽感——对,In Control,是这么个说法,这种感觉可不常有
于是在领路的探员长滔滔不绝地介绍中,特查拉悄然靠近了身旁正忙于赶上人高马大探员长的步伐的恋人,“Hey,我猜的对吗,敲门的时间”他悄声问到,“早了”由于气喘吁吁的缘故,罗斯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而对方只是耸耸肩,“Well,那看起来工作没我想象中那么忙”罗斯百忙之中抬起头白了他一眼,后者也只是保持着温和的微笑
“所以,瓦坎达就是这么样的情况,事实上,我想你要比我更了解,罗斯”探员长关上了会议室的门,“这是你们第几次会面了?”
“第五次,Sir,十分荣幸,能为尊敬的陛下提供一些数据上的帮助”罗斯微微颔首,对面的特查拉也回以微笑,“有劳罗斯探员”“不足挂齿”罗斯翻开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拿出一打写得密密麻麻的文书,双手递给对面坐着的贵客,“请过目”
于是就这样,在审阅完文件后,瓦坎达新任国王靠在椅背上欣赏他娇小的恋人拿着激光笔点画分析着板上数据,真是严肃过头了,他这样想着,盯着对方西装腰部上不停变化的皱褶看了一会儿,视线下移,观摩他熨烫得一丝不苟的西装摆,再下移,仔细辨别了一下那略显松垮的皮带后惊觉那是自己的,于是视线再下移,而又碰巧恋人转过了身,特查拉的微笑更加明显了
而当罗斯转过身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特查拉,意想不到地,对方一脸笑意地盯着自己的…他似乎红了脸,或者怎样,一瞬间他也分不清了东南西北,只是机械地,有些磕磕绊绊地不停讲着,直至结束,他依旧恍若置身云雾中,有些恍惚
“您意下如何呢?”探员长示意性地拿出了签字笔,推向貌似沉思着的国王,对方听闻此句后顿了顿,想将签字笔推了回去,但推到一半,又将手缩回从自己的胸袋中掏出一支签字笔,大笔一挥,于是新的协约就这么促成了。这让探员长很满意,又多讲了些客套话,而此时另外二人间的气氛开始变得暧昧,特查拉伸长了腿用鞋尖碰了碰罗斯的脚踝,对方就算是依旧笑容可掬,也掩盖不住眼神里的摄人心魄。罗斯瞟了一眼桌底,又很快回应——用脚踝磨蹭了下对方的鞋尖,并用自己的鞋边顺着对方的西裤一直向上挪至半膝,又缓慢滑下,这仿佛要让特查拉的血液倒流,但不幸客套话实在有些太少,探员长很快停止了喋喋不休
“就由罗斯探员送您出门吧”他笑眯眯地欠了欠身,“我想我还有些事情,很期待我们下次的合作,陛下”
就由这样双方简单地道了个别,而罗斯也用尽送客礼仪,帮忙开门,摁电梯,相敬如宾,在电梯中二人一言不发,只是直直地盯着对方,上帝,六月的天气也未免太热了些,罗斯这样想到,跟在特查拉身后出了电梯
“我想就先送您到这里,陛下”罗斯挤出最后一个微笑,转身要走却被对方一把抓住了公文包带
“我想我们可以换个地方继续商讨一些小细节,Rossy”瓦坎达国王这样说道,在六月灼灼的阳光里,笑得咧开了嘴,还没等对方回答,便转身朝街后走去了
Well……罗斯深吸了一口气,就这个称谓而言,他已经明白要去哪儿了,他跺了跺脚,向着另一个方向绕路走去,并将自己红透了的脸归结于天气原因
燥热的六月,燥热的六月旅馆

线稿,囤着

ともだちいじょう こいびとみまん

[高中生双方,同级同班同桌
[非恋人,非普朋

最后一堂一定是文学课,这样的排课方式让本对文学毫无兴趣的承太郎更加不愿听讲了——毕竟上完课就可以参加社团活动了,他的心早已开始盘算活动项目的细则,不过万幸他的身旁坐着一位对文学课喜爱得五体投地的家伙,想到这里,他瞄了一眼隔壁桌,不出所料,花京院正在听讲簿上奋笔疾书
呀嘞呀嘞……窗外的鸟雀叫得很欢,开集会似地,隔三差五飞去又来,春日的阳光大咧咧地洒满了草坪,倒是一副万物生长的模样,偏偏分秒漫长,文学老师却还恨不得一分钟掰两半使用,喋喋不休。忽攸,承太郎的眼皮底下多出了一张方形纸,坐在前排的同学做了个[看完传下去]的口型,略有得意地一笑
什么嘛…小尺寸传真照上印着的可是大尺度的东西,承太郎仔细观察了相片上躺仰着的女人一番后“喂喂”着悄悄传给了花京院,而他看似死板板的右桌却也盯着看了半天后又扔还了他。“你们班总是有传这些玩意的吗?”花京院压低了声音和同桌说话,可对方并没有回答他,花京院也只好作罢,耸了耸肩便继续听老师说着莎士比亚之类的事了
在花京院接到承太郎在桌下塞给他的小纸条时教室里传阅的另一角恰好被老师抓了个正着,于是在一片解释和批评的混乱里他展开了纸条,[那个女人的胸圜部大得也太不自然了…]是承太郎潦草的字迹,花京院偷偷笑了起来,瞄了一眼假装正经的同桌正望着好戏,拿起笔也在纸条上添了一句[承太郎,随便议论女生是不好的哦。复议:我也觉得]
承太郎弯腰捡起了砸在自己帽檐上的纸条,也噗嗤笑出了声,花京院笑眯眯地对他比了个OK的手势,暗地里两人在桌下交换了一套友谊的击掌,然后在老师严厉的一声呵斥下笑着陪不是


“真的是啊,你们班,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人”花京院早早在更衣室换好了运动服,坐在条凳上看一旁的承太郎往包里塞着棒球杆,“你不也看了”承太郎闷闷地回了一句,直起背脱去了校服外套,往旁边递了出去,花京院便站起身来帮他随意叠了叠,塞进储物柜里,“等会一起回家吗,我等你”背心脱到一半的手顿了顿,然后利落地从胳膊上拉下扔给了他,“当然了,我还以为你已经习惯和我一起回去了”承太郎往后板了板腰,应付了一句催他上场的队员后就关上了储物柜的门。此时和承太郎并排立在一起的花京院才意识到对方比自己高了还不少,穿上棒球服的承太郎很有一种阳光的感觉,不像夏日的太阳,那太过激烈了些,啊,对,春日,是春日的太阳给人的感觉。花京院忍不住感慨了一句阳光的惬意,承太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往棒球场就一路小跑,跑到一半还不忘记回头挥挥手。什么样子嘛…纵使这样想他也笑嘻嘻地垫起脚挥了挥手作为回应,真羡慕啊,他看着承太郎的背影,能和同学一起玩,这样想着,花京院也慢悠悠地走上了跑道,直到有女生调侃他今天心情不错的时候,才意识到嘴角的微笑挂了很久都没有消失
“守攻换位!”一声令下后承太郎脱下了手上的厚重手套,高中生仿佛就有着消耗不完的精力,总是在二十几度温和的天里跑出一身大汗淋漓也依旧觉得不够过瘾,承太郎主动换了攻位,棒球场实在太小,再者加上旁边就是垒高了些的跑道,这样的条件想打出本垒实在不易,但也比防守过瘾一点,他实在是迷恋一种挥棒出球时的畅快感,仿佛所有不快与压抑都在一瞬间随着球快速飞离了自己一般。正当他挥出一球时,许久不见人影的操场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花京院!不知怎么,承太郎心中漾起了一丝笑意,一种前所未有的表现欲在催促着他,而当两人眼神交汇时,强烈的刺激直接趋势着他毫无意识地挥出一球——这种针刺般的刺激完全和偷看小照片的感觉不同,除了肾上腺素,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也在飙升。承太郎站直了身,看着那一球直直向花京院的脚旁落去
同样的感觉也作用于花京院,对视简直是一种直接的快圜感,他想着,看见一颗棒球向自己抛了过来
“JOJO!小心点发球!差点砸到同学了”在一片埋怨声中花京院笑着拾起了球,向中卫丢去,真是…他看见混蛋承太郎插着袋正仰头望着自己,于是佯装生气地跺了跺脚,而对方在看懂自己[你这家伙完蛋了!等着!]的口型后,还笑得更灿烂了些,[好啊!]承太郎对他挑了挑眉,做出了这样的口型,两人又不约而同地笑得弯下了腰


“给,你的水!”训练结束后承太郎正坐在街边的上街沿抽着第一支烟,“唔,谢谢”他抬手从花京院手里接过了水瓶,背身吸完了最后一口便就地把烟熄了,花京院不喜欢很浓的烟味,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真是的,”花京院仰头猛灌了半瓶水,从口袋里窸窸窣窣摸出了手帕,摁住承太郎的脑袋给他擦了一把汗,随后把手帕往对方眼前一递,“出这么多汗也不擦一擦”承太郎唔唔地应者,手帕上的香味让他有些心不在焉,明明只是洗衣粉的味道,一切放在花京院身上就不同了,他甚至有质疑过花京院喷香水,可对方只是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想,而现在在这条开满花的小巷里这种味道又从身旁人的衣领下传来了,他真的很想扯开那排小扣子凑在颈前闻个痛快,可惜那香味就只是一丝一缕的,伴着花香,伴着运动结束后还多余着的荷尔蒙,一齐紧攥着他的性圜冲动
与此同时花京院也默默地苦恼着,汗味实在不是一种雅观的味道,可不知为何承太郎的汗味让他没那么讨厌甚至……让他产生了一些不太好的念头,比如接吻,对,在日光下绵长的接吻,在一条开满花的小巷里,在叽叽喳喳的鸟雀声中,在只有两人的世界里,竟然还有些浪漫
不是吧……我喜欢男人的吗………这个问题让并排坐的两位高中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直到承太郎感到了一丝凉意,鸟雀也没再多语,只是忙着纷飞回巢时,才意识到时已至黄昏,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将校服外套披在肩上,顺手拉起了一旁的花京院
“花巷实在是很好看啊,在春天”花京院还是忍不住第一个打破了沉默,承太郎也顺应着点了点头,“是啊,没想到你会很喜欢,不过喜欢就好”,“谢谢你特地领我来这里啊,费了些心思吧”花京院笑嘻嘻地凑上来,承太郎有些措手不及,但好在帽檐压得低低的,花京院没有看见那红了的脸
“我到啦,走了!”花京院向承太郎挥了挥手,而这次对方却没有回应他,只是慢慢走到他面前,将拇指指腹贴上了他的脸,直到花京院惊觉自己的脸已与晚霞红得同色时,承太郎才移开了手指
“看”花京院凑近一看,原来是树上掉落的小花瓣。“好蠢啊”,他笑了,承太郎也随着他一同笑了起来,气氛又回到了原来的时候,两人笑着挥手告别,一人一边,走上了分叉路口
当承太郎停下脚步,想回头望望花京院时,没想到对方也正回头看着他,春日傍晚的风不大,但仍听得见花京院樱桃耳坠相互碰撞发出的叮叮响声,而这声音顺着风被放大了好几倍,终于传进承太郎的耳朵里
“喂!再见,快回家了!”他笑着喊,对面闻言也踮起脚尖挥了挥手,“明天再见!”
再次不约而同地笑了啊

哇其实理想中承花的最好相处模式就是两个高中男生
其实承太郎也没那么Cool花花其实也不女性化,两个人完全可以一个在操场上打棒球另一个刚从跑道上下来去买水,再一起背上书包回家,两个人也有过偷偷去音像店的某区域观摩一下,也会在潜水的时候比“内裤被看光了”的手势,也会一起在考试前复习,再在考完之后相约去看个电影放松一下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相处模式真是太好了[em]e400643[/em]